<ins id='3gxrb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3gxrb'><strong id='3gxr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3gxrb'></span>
      <i id='3gxrb'></i>

    1. <i id='3gxrb'><div id='3gxrb'><ins id='3gxr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3gxrb'></fieldset>

      <acronym id='3gxrb'><em id='3gxrb'></em><td id='3gxrb'><div id='3gxr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gxrb'><big id='3gxrb'><big id='3gxrb'></big><legend id='3gxr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3gxrb'></dl>
        1. <tr id='3gxrb'><strong id='3gxrb'></strong><small id='3gxrb'></small><button id='3gxrb'></button><li id='3gxrb'><noscript id='3gxrb'><big id='3gxrb'></big><dt id='3gxr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gxrb'><table id='3gxrb'><blockquote id='3gxrb'><tbody id='3gxr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gxrb'></u><kbd id='3gxrb'><kbd id='3gxrb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黃偉:離開軍營13年,但我還認為自己是名軍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每天早上,黃偉睜開眼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摸摸自己的額頭。溫度正常,他會長舒一口氣,繼續開始新一天的“戰鬥”。

            類似的動作,他已經重復瞭60次。早在疫情爆發初期,黃偉就把老婆孩子送回瞭農村老傢。回傢第二天,武漢宣佈采取阻斷措施,他在兩天時間內安頓好傢裡,春節假期尚未過完,便獨自開車返回武漢。

            類似的“逆行”,黃偉曾有過兩次。他2002年入伍,是原蘭州軍區某部工兵團的班長,2006年,他隨隊赴剛果(金)維和。那一年的時間,是他軍旅生涯中最難忘的一段經歷,異國他鄉戰場的磨礪,讓他有信心抗過今後的任何壓力和困難。至今,他的微信頭像還是當年維和時留下的軍裝照,從未換過。

            維和歸來後不久,黃偉退伍瞭,並考入湖北第二師范學院。第二年,汶川地震時,25歲的黃偉和學校請瞭一周的假,與一些退伍的老戰友們自發前往災區當志願者。幾經輾轉,他們終於抵達都江堰,可離最終的目的地映秀還有一段距離。那時,道路破損,沒有車能過去,他們便徒步走到災情最嚴重的地方去盡一份力。

            回想起那段經歷,黃偉笑著說,“那時候懷著一腔熱血,一人背個包就去瞭,其實啥也不懂。”

            12年後,事業有成的黃偉成熟瞭許多。不過,昔日那一腔熱血依舊未冷。再次選擇“逆行”的時候,他在朋友圈裡留下瞭一句“我自橫刀向天笑,去留肝膽兩昆侖。”

            武漢危險嗎?當然危險!可即使脫下軍裝已經十多年瞭,黃偉心裡始終沒有忘記黨組織的培養,始終認為自己還是一個兵。當人民有難,需要力所能及地多做些事,他義不容辭。

           [1]  [2]  [3]  [4]  [5] 下一頁 尾頁